当前位置:首页>>法治资讯

“卧轨”案发现疑点 失踪鞋子牵出隐藏的血案

来源:本站 | 时间:2016-11-02 03:02:05 | 阅读:207次

失踪鞋子牵出卧轨背后疑窦 民警发现可疑细节侦破案件

深夜,一列火车像往常一样穿过静谧的村庄,突然,尖厉的刹车声响起,铁轨两侧已经被鲜血染红。之后警方接到报案,一列火车撞亡一人。被撞身亡的人为何出现在铁轨上?是卧轨自杀还是他杀?且看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一一道来。

4月5日刚上班,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公安局接到求助,北京至通辽方向列车于当天凌晨2时30分在行驶至张三营镇附近时撞亡一人,当地铁路派出所请求隆化县公安局法医协助出具尸检报告,以便处理善后事宜。

警方在侦查中发现,这起“卧轨”案件并不简单,一双失踪的鞋子牵连出一桩被精心隐藏的血案。

“卧轨”案件发现疑点

隆化县公安局刑警对死者进行了尸检,初步得出结论:死者为一女子,年龄在25至30岁间,死亡时间与列车经过时间吻合,符合活体撞击特征,基本认定为事故死亡。

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。细心的民警发现一个细节,在事故现场附近,并没有发现死者的鞋,而死者脚上的袜子也没有粘土。

4月5日下午,案发地周边村民周某前来认尸,认定死者即为她已经失踪5天的儿媳曹某。周某告诉民警,曹某没有精神病、抑郁症及其他自杀动因。曹某惯于离家出走,曾与张三营镇的张某关系密切,去年被丈夫胡某在张某家找到,当时还因争执报警。

了解到这些情况后,民警怀疑此事是一桩刑事案件,与死者曹某关系密切且距离案发地比较近的张某有作案嫌疑。

民警查询相关出警记录发现,曹某确曾与张某同居,后被胡某找到;胡某有家庭暴力行为,并曾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。从以往行为看,胡某也具备作案嫌疑。

隆化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刘国飞随即部署行动:一路去张某家附近调取民用录像及现场附近录像,查找案发前后可疑踪迹;一路以案发地为中心沿铁路两端寻找死者丢失的鞋;一路负责围绕张某展开调查;一路直接接触死者家属,意在了解胡某动向。

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

出现在警方面前的胡某容颜疲惫、衣冠不整,脚上却穿着一双崭新的运动鞋,这引起了刘国飞的注意。

刘国飞简单询问了胡某这几天的经历,胡某表示自己一直在外地寻找妻子曹某,4月3日、4日都住在丰宁,5日中午接到叔叔的电话才赶回隆化。但经过核查,胡某只有4月3日住在丰宁。此外,胡某言语前后矛盾,几次流露出对曹某的恨意,并急于离开派出所,这让民警越发感到可疑。

与此同时,其他三组民警反馈的消息显示,张某的外围调查、直接接触张某以及在张某家搜查都没有发现可疑线索,张某的嫌疑被排除,而现场周边较大范围内也没有找到曹某的鞋子。

通过查询胡某的通话记录,民警发现他4月4日晚上曾给一个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手机号码拨号,通话方在胡某手机里显示为“老四”。在胡某衣兜中,民警发现一张“李老四”的赤峰市出租车名片,上面的号码就是胡某通话记录中的号码。刘国飞判断,二人应该并不十分相熟,他直接拨通了老四的电话。

老四在电话中称,胡某以前在赤峰工作过,曾用过几次他的车。4月4日晚9时左右,他接到胡某电话,但通话的并不是胡某,而是赤峰市松山区王府镇的一个饭店老板。原来,胡某在饭店临时休息室打一个女人,打得很严重,饭店老板要报警。胡某称夫妻打架不必报警,可叫朋友过来处理,就拨通了老四的电话。老四和胡某并不是很熟,便告诉饭店老板该报警就报警,他也赶了过去。到饭店时,胡某的妻子躺在地上,好像伤得很重。

老四的一番话,让胡某的作案嫌疑被锁定。刘国飞安排民警直接和胡某摊牌,同时派员到赤峰市松山区王府镇了解情况。

嫌疑人供述疑点重重

突然的审讯,让胡某很意外。愣了半晌,他要了一支烟,开了口。

胡某说,4月3日,他在丰宁没有找到曹某,就想起以前和曹某一起在赤峰打工时认识的一个熟人刘某。刘某联系到曹某,得知她正在赤峰。4月4日,胡某在赤峰找到曹某,要求她随自己回家。在遭到曹某拒绝后,胡某便对其拳脚相加。

当地派出所民警到来后,曹某表示是夫妻打架,请求不予追究,派出所民警帮着拦了一辆出租车,要求胡某带曹某就医。在一卫生院看完病后,曹某同意和胡某一同回家,二人便坐车回到张三营镇。下车后二人又起冲突,胡某一拳将曹某打晕在铁轨上,自己也躺下准备一起卧轨,但想起家中还有孩子,于是自己起身离开,把仍然昏迷的曹某留在铁轨上。

经民警调查,胡某的上述供述中,有些细节明显与事实不符。民警开始第二轮讯问,抛出了曹某鞋子丢失的问题。胡某供述,他在铁路桥下打晕曹某,之后将其抱到铁轨上,这一过程中曹某的白色旅游鞋掉了,他把曹某的鞋和手机捡起放到了家里

按照胡某的供述,民警冒雨连夜去胡某家,提取了曹某的手机和一双白色运动鞋,同时找到胡某的一套带血衣物。胡某并没有提及血衣的事,而这双鞋内的少量瓜子皮也让民警觉得不符合逻辑。

掌握证据真相浮出

就在民警去胡某家提取相关物品时,另一组民警正开车行驶在去赤峰的路上。4月6日,民警在王府镇派出所的协助下,找到送曹某去医院的出租车司机。司机记得很清楚,曹某的鞋是一双蓝色皮鞋。

由于卫生院接诊大夫告知胡某需要到大医院拍X光片诊治,胡某拦了一辆面包车离开。民警联系上了面包车司机孟某,终于对案情有了较为清晰的了解。

4月4日晚10点多,胡某抱着曹某,拎着装有曹某随身物品的塑料袋和鞋,租用一辆面包车,称要送曹某就医。到达张三营大桥时,胡某抱着曹某下了车。由于天色很暗,孟某仅把塑料袋从车上拿出放在路边,便开车返回赤峰。4月5日,孟某发现车里还有一双蓝色女士皮鞋,考虑到无从寻找就直接扔了。

随后民警找到被孟某扔的鞋,与之前出租车司机所描述的一致。

第三轮审讯开始,在环环相扣的证据面前,胡某终于如实交代了自己的不法行为。

原来,在面包车上,胡某对曹某屡次离家出走的行为越想越生气,再看曹某已经奄奄一息,决定不再救治她。到张三营后,胡某把曹某抱到铁轨上自行离开,走出一段后听到刺耳的火车刹车声,他跑回现场,看到火车已停,判断曹某已经死亡。随后,胡某离开找到一处旅馆,住到4月5日中午,回家换下作案过程中染血的衣物和鞋子,放下曹某的手机和随身物品,才赶到车站认尸……

故事背后

家庭暴力使得“家”成为最危险的地方,因此,胡某的妻子选择离家出走。然而,胡某并没有反省自己的行为,反而将怒气撒向妻子。本以为掩盖的天衣无缝,却被细心的警察发现了纰漏。正如隆化县公安局副局长林广文所说,“再狡猾的作案者都会留下蛛丝马迹,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绝非一句戏言”。

(记者 周宵鹏 通讯员 王新伊)

上一篇:网瘾能治吗?网瘾是否属于精神疾病充满争议
下一篇: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三审 网络电影或纳入草案